发到家创始人虎爷:温柔的硬派人生 | 青松系故事

2019-04-09 11:50:25

当我们想要正经谈论“奋斗”,竟会犹豫三秒。

大家都习惯了“自黑”,用四两拔千金式的玩笑解构掉日常中的困惑与艰难,而不是时常与家人朋友谈起理想或者把奋斗挂在嘴边。但是,不去说,并不代表着放弃。

本期故事的主人公叫林以宁,人称“虎爷”,是青松基金被投企业——新零售平台“发到家”的创始人。

 

“奋斗”过时了吗?

 

小时候玩玻璃弹珠,蹦来跳去,跌跌撞撞,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着标志胜利的那个坑洞,所以就得这么不停地滚动。林以宁,他舅舅给他起的这名字,典出老子《道德经》:“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宁。”就是想着让他早点找着那条道,从此宁静安稳下来。

 

名字虽高深又浪漫,但这人偏偏把自己活成了一颗接地气的弹珠,圆滚滚,捶不扁。亲近的人喜欢喊他“林胖子”,客户同行们总称呼他一声“虎爷”。

 

他们向往的那种生活我已经过完了

 

2006年,大学刚毕业,23岁的林以宁没像他的大多数中文系同学那样找份稳定工作,而是去了香格里拉。盘下一间客栈,当上了小老板。

那幢老房子在过去是给农奴住的,如今接待的都是来寻找自我的都市文艺青年。不过那会儿,文艺青年也还不算什么贬义词,云南也还没背上净化心灵的沉重使命。

林老板就在香格里拉晃晃悠悠过日子,睡到中午,带着狗去爬山买菜,晚上跟客人围火烤着鸡翅膀吹水。大雪封门的日子,他也能用储藏的冻肉、土豆荤素搭配整出一顿大餐,从流浪远方的诗人到来自美国的素食主义者,全店上下都赞不绝口。

不忙的时候,他就带着书和文具去深山里的贫困小学参加扶贫活动。藏族老哥把一辆五菱开得生猛,翻山越岭不在话下,蜿蜒山路上就差来一个微面漂移。每次离开的时候,总有孩子追着车跑:“叔叔,叔叔,给支铅笔吧!”

深入云南深山中的小学校,山野的风、孩子的笑脸、沿着蜿蜒山路攀高的车,是虎爷青春记忆中最难忘的片段。

老哥一脚油,又开出了硬派越野车的感觉。车上的林胖子叔叔看着后面红扑扑的小脸渐渐缩小,心里挺不是滋味。

当时,他还在网上开了个帖子,记录香格里拉的生活。和大学探险协会的社团好友、地质系一哥们儿一起,一个写字,一个拍照。描述古旧街道上来往的过客、老房子屋顶上开出的一朵小花、穿红袍的年少僧侣,还有店里那条名叫“漏漏”的温驯的狗。靠着帖子里流露的才华,他俩各自找着了漂亮媳妇。后来,那哥们儿到法国当了艺术家,林胖子也在2007年底把客栈转让,追随爱情来到了上海。

2008年汶川地震,他跟公司申请,去灾区支教了两个月,在临时搭建的学校里给孩子们教语文数学。回来的时候这家伙反而更胖了。他解释说:“灾区物资有限,每次就那么几样菜。为了大家吃得香点,大师傅都会在出锅时淋一大勺明油。所以孩子们也都胖了。”但大家还是调侃他吃得更圆了。也就他那爽快的上海媳妇会一脸溺爱地说:真是个360°无死角的胖子!

 

人生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啊

 

多年后,香格里拉的老狗漏漏离开了这个世界,一场蔓延的大火也烧光了保存着林胖子青春记忆的古老街区。人们在消失的地平线上重建乐土,林胖子也在上海开始了新生活,创业路上几度推倒重来。

投资人嫌他不够狼性,他连连点头称是,心里暗自纳闷这所谓的“狼性”为何?更麻烦的是,在朋友面前张口就来、妙语连珠的他,突然间变得笨拙起来。那套瞎掰胡扯的段子、典故,放在市井商贩这儿,不好使。“原来交流的人好歹大学本科毕业,现在很多交流的人,你要去适应他们的世界观,你要去说服他们,还要真的懂他们,对自己确实是一个比较困难的历程。”

过去信奉的世界观由“良好教育背景”、“体面工作”组成,当你真正与广大奋斗群体站在一起才发现,适应新的世界观远比想象中困难。

新零售平台“发到家”。发到家从后端的大数据分析到前台的数位化互动,打造可持续的新零售运营生态,为更多的二、三线城市社群提供多元消费体验。这既是创业目标,也是奋斗动力。从最初的校园项目开始,业务板块几经调整,林以宁在摸索中渐渐明确了目前深耕的项目。

对于多数创业者来说,2015、2016是最好的年景。但虎爷却认为那时是最坏的,不是因为拿不到钱,而是因为太容易拿钱了。“是个人,有个idea,写篇PPT就能从投资者那里拿到钱。快速融资就成为公司的第一标准。其实那个时候我觉得最伤害的是真正的创业者。” 

这两年泡沫破灭了,很少再看到创业神话的报道,不再有“90后CEO”、“18岁CEO”这类标题。虎爷说,当神话都破灭的时候,对我们来说是最友好的时间。这时候重要的不是融资,而是靠内功。

不过他其实也没赶上过什么风口。林老板既没在追,也没在等待。就只是在磕磕绊绊中拼搏、试错,大小规模的起落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