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大师:年轻一代正在改写奢侈品消费格局 | 青松系故事044

2020-03-14 21:52:51

|| 本文转载自i黑马,青松基金略有修改
刚刚结束的3.8女王节活动,包大师传来捷报,平台销量再创新高,不少用户也提出了更多产品优化的建议,比如是否可以推出省心的“直男套餐”帮大家在线上选礼品一步到位等等。
新的春天,青松基金A轮投资企业包大师的创始人&CEO纳兰正秀也开始了新一轮的思考。
创业者迎来大考,疫情是危也是机

 

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,打破了农历新年的喜庆氛围,打乱了大家正常生活的脚步,也在考验着每个创业者的危机处理能力。

“这应该是我经历的最难忘的春节了,基本上一天未歇。年初二,我们就组织了高管会议,调整公司战略和业务方向;初三,发布了告团队书,启动防疫应急方案。” 纳兰正秀说,除了积极驰援武汉,最要紧的还是要带领团队打赢这场战役,力所能及地帮助行业伙伴们渡过难关。

得益于对疫情的快速反应,包大师各项业务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营着。“一复工就有投资人打电话问我情况,公司团队很给力,线上业务用户咨询和订单销量都有增长。”纳兰正秀说。

“疫情会洗掉很多生存能力不强的中小企业。”在她看来,风险中也孕育着机会,创业者打怪升级无所畏惧。“只是原本规划按Normal模式打,现在可能要挑战一下Hard模式了。”

疫情下草木皆兵,包包很“受伤”

 

受疫情影响,不少公司都延迟了复工,全民居家防疫也成了重头戏。

2月初,包大师接到了一个特别的维修单,拯救一只消毒不当而褪色的LV贝壳包。

节后接到公司复工的消息,参加工作不久的王静也匆匆从老家回到了北京。由于附近小区出现过确诊病例,再加上父母的千叮咛万嘱咐,她一到家就各种忙活起来,里里外外都做了清洁和消毒。

“听说酒精能消毒,我就寻思着把回来时背的包也一起消消毒。”用酒精擦拭包包后,她将包放进了柜子里,没想到再拿出来时,包却变了个样子——包身泛白褪色。

对于王静而言,这是她工作后给自己买的第一个大牌包包,有着特别的意义。心疼和后悔之余,她在网上查了各种求助帖,回复大都是需要找专业机构来处理。

由于疫情期间没办法亲自到店维修,她只能寄希望于线上,在朋友的推荐下,她将包包寄送到了包大师。“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,拜托你们一定帮我把包修好。”

疫情之下,草木皆兵。虽然75%的酒精可有效灭活病毒,但对包包消毒却不适用。由于送修及时,如今王静的包包已经被技师顺利修好,并在紫外线消毒后寄回,这种“失而复得”于她是幸运的。

“几十万的货砸手里,整宿睡不着”

 

“一想到几十万的货要砸手里,整宿整宿睡不着呀。”疫情对于小本经营奢侈品店的孙哥来说,可谓是晴天霹雳。

年前,有个客户找到孙哥,说想入手几个爱马仕的包,问他能不能帮忙购买。“我在欧洲有几个比较熟的朋友,以往也常帮客户代购过,价格谈妥了还能小赚一笔,这买卖不亏,所以当时就答应了。”原本好好的一单生意,没成想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脚步。

“找买手、采购、发货这些都挺顺利的,就是迟迟通不了关。”孙哥说,“因为疫情期间,物流和海关通关受阻,交付时间变长。客户等不及就要求退货,怎么说都没用。”

与客户多次沟通无果,孙哥只能答应客户退货。“压了几十万,本来打算很快能周转回来,现在怕是要砸手里了。”为此,孙哥愁得整宿整宿睡不着。

“马上要交半年的店租,现在这种形势,也没法和别人张嘴借钱,后来,一同行老板推荐了个包大师,说可以去他们平台试试。”

一番沟通下来,包大师的鉴定师很快就给出了包包的估值,也给了孙哥回收和寄卖两种选择。据鉴定师介绍,平台回收价格会低一点,可以快速出手;寄卖时间会长一点,价格也高一些,包大师奢联管家平台上有多家更有实力的B端商户,支持同行串货,能够帮助货品更快卖出。

“到现在还跟做梦一样,本想着砸手里的包包,竟然这么快就出手了。”孙哥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,“虽然走回收价格低了点,但包包能尽快出手,我们小店的资金也能更好地周转,也不用天天听我老婆埋怨了。”
订单不减反增,销售额逆势涨幅30%

 

不得不说,疫情对线下消费以及服务业可谓是冰封式的冲击。全民居家防疫,大量无法释放的消费需求被放到线上,也给了电商平台发展的机会。

“由于我们主要是线上业务,目前各项业务都在正常运营,养护消毒和闲置转让的咨询和销售数据都有增长,受影响的主要在货品的交付时间上。” 纳兰正秀介绍,由于延迟复工以及物流与海关通关服务受阻,在货品交付周期上所需时间是以往的两倍以上。

得益于去年入驻上海自贸区,开展新品业务和B2B业务,加之疫情期间对产品和服务的及时调整,包大师春节期间订单增速基本符合预期,疫情下的1月,C端销售额逆势迎来1500万增长,涨幅达30%;情人节、女王节销量也都创下新高。

 

 

在纳兰正秀看来,对于包大师这样的全产业链服务平台而言,抗风险能力会相对好一些。“当经济下行的时候,用户寄卖转让的需求会多一些;而在经济好起来的时候,新品消费又会增速可观。”

纳兰正秀认为,眼下疫情的带来的经济低迷,消费者的经济压力也凸显出来,利用闲置奢侈品“回血”再续购新品,可以促进奢侈品市场循环运转。包大师二手奢侈品寄卖订单自2月起也有了较大的增幅,这或许是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爆发的契机。

 

掘金中国,还需俘获年轻人的心

 

疫情期间,中国消费者集体缺席了奢侈品消费黄金档,这虽然在短期内抑制了国内外奢侈品消费,但长远来看,这并不会改变中国人的消费能力。待疫情过去,消费者“劫后重生”,前期积压的购买力可能会得到明显释放,整个行业会迎来“报复式消费”。

“中国消费者对奢侈品的消费能力仍在缓慢释放中。”纳兰正秀认为,疫情面前,国人的境外消费行为相应减少,加之香港不稳定导致消费者赴港购物的减少,奢侈品品牌要把更多注意力集中到中国内地的消费市场。

而今,中国年轻一代消费者正在改写奢侈品消费格局。谁能赢得年轻消费者的心,谁就能赢得中国市场。在纳兰正秀看来,年轻消费者追求个性,愿意为品牌价值观买单,对奢侈品消费的包容性也更强。

“目前市场上的‘玩家们’品牌意识还稍显薄弱,包大师在2020年也会着重于品牌IP的打造,用年轻消费者喜欢的方式,辐射更多更远的人群。”纳兰正秀说。

可以说,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奢侈品牌们都上了一课。一方面,疫情倒逼奢侈品牌加速线上线下融合,拓展线上渠道展开“自救”;另一方面,顺应年轻一代消费观念变迁,培养用户的品牌偏好及消费习惯,也将是一场漫长的持久战。

黑夜虽漫长,却终会破晓。疫情当下,企业唯有修炼好自身应急与抗压能力,才能更好地应对瞬息万变的市场。